父亲与书

日期:2020-08-07 20:32:38  浏览:  字体:   来源:怒江大峡谷网 作者:潘锦秀


  回家探亲,远远地看见父亲坐在楼下的休闲椅上。我上前喊道: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他茫然地看了我一眼又呆望前方。 “爸,我是你女儿!”我又加大了声音。 “喔,喔。”这回他应了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一阵微风吹过,父亲花白的眉毛随风摆了摆。

  父亲幼年时,他的父母和最小的弟弟因饥荒离世,他在亲戚的救济下艰难续命。好在村里有学校可以读书。上学成了他最大的乐趣,每晚在松明灯下背完课文才睡觉。在高寒山区,有书可读是多么幸福的事。他如饥似渴地吸收知识。然而,刚升入初中, “文化大革命”便断送了他的读书生涯,辍学成了他一生的遗憾。

  在小山村,父亲是另类的存在,不抽烟也不大饮酒,却酷爱看书。自从有了我和妹妹,他天天教育我们要好好念书,走出大山。讲的最多的是他小时候三天吃一顿饭还挑灯夜读的经历。家里一贫如洗,最多的是他的书,满满一柜子书成了我和妹妹的精神乐园。有老版的《西游记》《三侠五义》等等。记忆最深刻的是当时火爆市场的《知音》《故事会》,他每期必买。正是这些书籍在我似懂非懂的年纪拓宽了我的阅读面。

  在蒙自上师范学校时,我开始往校园广播室投递青涩的小诗,运气不错,大多都能选上。现在回想早已忘记写了些什么,它们随着青春的流逝烟消云散。

  毕业后父亲希望我能回家,我就回到家乡的小学代课,一个月50元工资。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,就算病得卧床不起,我都坚持写稿。越是困境越能考验人的意志,越能让人笔感丰富。我一直坚信未来一定是美好的,报纸上的豆腐块成了我坚持下去的理由。

  我的身体每况愈下。一年半后,父亲叹着气说: “你这是心病。马儿要跑,鸟儿要飞。

  去吧,不能再捆着你。”于是我到县城去谋生。

  翻了下我的汉语言文学专业自学考试表,实在惭愧,前后考了8年之久,基础极差的我死磕了好几年《古代汉语》,然而足履实地的学习过程,奠定了我的根基,延伸了我的人生宽度。

  往后的十余年里劳于奔命,我的笔被搁浅了,好在我从未间断阅读,才有了来到独龙江工作的机会。

  独龙江是片沃土,神奇美丽的大自然和独特的人文资源激活了我的灵感,我开始打磨生涩的笔锋,我想在有限的时光里留下生命的痕迹。高黎贡山与独龙江水千年不变,山河不移,与之相比,生命不过是逝风残梦。

  而父亲,十多年前因血管病,小脑萎缩得厉害,阿尔茨海默病症越来越严重了。时面清醒时而糊涂,大小便不能自理,不让出门就撬门,出了门就摔倒,甚至有时摔得满头满脸的伤疤。

  相距千里,一年难得回家几次,而妹妹每次回去探望父亲,总是重复着同样的对话。

  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父亲愣上半晌颤抖着嘴说:“大、大、大闺女。”妹妹总是耐心地回答: “我是小女儿,记住了,我是你的小女儿。”他嗯嗯地答应着,开心地笑,两行清泪随之而下。

  父亲已经不识字了,连书都不会翻了,但对书本和有字的纸张特别敏感,看见就抓了藏到房间。收拾房间时我一碰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书他就激动得咿咿呀呀地反抗,深怕把他的书给扔了。我整理后整齐地放置在阳台上,让他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他的宝贝书籍。

  读书,可是他一生的执念。
 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12 呼叫热线:0886-3629331 服务邮箱:515312593@qq.com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86-3629331 1509681539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号:D-2015-007
ICP备案号:滇ICP备10003815号-1 滇公网安备:5333210200011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