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享 | 贡山,高黎贡山的极北秘境

日期:2020-04-29 17:26:01  浏览:  字体:   来源:心享滇西



  “前方落石,路面湿滑”,导航软件不断提醒我们。沿着杭瑞高速与228省道行进,最终抵达高黎贡山的起点。这是一条去往滇西最北地带的道路。

明尧 摄

  看尽一千六百里春色,来到比香格里拉更远的云南。沿途风光开朗,窗外常有桃花相送,红光满树,洒落青山。

  昨晚从昆明一路北上,从高原走向河谷,一路从春入夏。夜宿怒江州府,行人穿着短袖,十有二三不戴口罩,街头餐馆仅提供外卖服务。酒店房间墙面紧贴怒江,头枕江水入梦。醒来发现高黎贡群山之间露出雪线,顿生一夜白头之感。

明尧 摄

明尧 摄

  村落,长在山的缝隙里,十几户人家连成一片。想起深夜行车的见闻,山里路灯通明,满坡都是形似星河的灯火。国家在此投入大量基建扶持,路灯、桥梁、安置房。事迹被写成山歌和巨大字体,挂在山民的嘴上和墙上。

明尧 摄

  贡山,与缅甸一水之隔,听得见七十年前的密支那炮火。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少数民族聚集地,每年落下两百多天的雨,小雨不算其中之一。

明尧 摄

明尧 摄

  几公里路程,发现三五条瀑布。水从天上来,足见峡谷藏水量的丰沛程度。瀑布身姿纤细,从千米悬崖跌落,堪称吴带当风。

  怒江,中国少见的西流水系。一江春水向西流去,途径缅甸东部,最终注入印度洋的安达曼海。水绿如蓝,翠色涌动,野桃花和苔藓夹击两岸,极偶尔也见大树杜鹃。

  此刻,时间是你我的共同负担。村民下地躬耕,鸡和狗出门巡游,大地起皱化为梯田,房前屋后的桃花开了又落。空间的澄澈与当下的遮蔽,正在发出无声巨响,有史以来无止无休。

明尧 摄

  不容车辆并行的水泥路,在此同时通往天堂和佛土。封印与守护,都是地形起伏。

  正宗的怒族小屋,走出脸颊酡红的黝黑少年。棕色原木围成四墙,一二尺见方的页岩搭成屋顶,天然石材轻薄耐久,耐得住雨雪无常。

明尧 摄

  傈僳族擅长平地起楼。立起大量圆木,在崎岖山间造出平面,筑成规模各异的千脚落地房。楼下堆放物品,楼上供人居住。

  太古之夜,火塘长明不灭。人们驯服水火,三百年引水推磨,豢养牛马猪羊。闲来围坐门前,捡来柴禾燃起篝火,暖光照亮各族人的眼睛,松烟噼啪作响。怒族与独龙族通常共享村落,少有语言交流障碍,记忆被编织成斑斓的毯子。

  门上挂秦琼、贴春联,门楣横批“春满人间”,也悬挂藏文书写的六字真言。自制的弦子,摆在领导人的照片旁边。

  野牛谷,地势狭长,道路与河流反复交织。日月精华浇成块垒,随处可得巨石和古木。三人高的石块,散落河岸,被河水雕刻出水的线条。有的遍身披戴高寒苔藓,毛茸茸的石头,让人意欲拥抱。

明尧 摄

  所谓的路,只是就地铺满的石与土。沿着无名路,走入不知处,去往地图上语焉不详的地方。直到越野四驱走不过双脚,所有手机失去信号。

明尧 摄

  猛烈晴日,适合蹲下感受太阳的重量。紫外线劈头盖脸,压得颅顶热辣生痛。出谷时凝视一座角峰,冰河时代留存的冰碛地貌,令人燥热全消。

明尧 摄

  午间微风,百花正旺,土蜂大量出巢活动。村民养蜂采蜜增加收入,把矮胖木桩的内部掏空,即是一只人造蜂巢。板材搭建的方箱数量不多。夏秋冬三季,可采蜜两至三次,冬蜜的密度更大,每市斤两百元左右。崖蜂也酿蜜,内服容易诱发人体过敏,不可擅自食用。

  最近见过的年轻人,大多是定点扶贫的驻村干部。偏远区域往往因地致贫,根治之法是易地扶贫搬迁。此外,便是面向重点村户的一对一帮扶。落地工作事无巨细,干部定点帮扶一户人家,就等于自己多了一门亲戚。

  “美丽公路”沿线禁种高杆作物,变通办法是推广经济作物,改种原因也有差异竞争的思量。草药和山货纷纷扎入田间地头,二月前后的遮光温棚里,羊肚菌早已破土而出。

明尧 摄

  近年的山村经济变迁,基本源于一纸政令,更离不开这群人的往来奔走。天大的道理,如何变成简朴的人话?千古的意义,又如何变成真实的人生?城乡二元体制的历史时刻,他们是书写答案的重要个体。

明尧 摄

  村口白黄相间的樱桃花下,大家决定分开行路,黯淡天色一如初见。后视镜里,闪过桃花与春樱,右手边是高黎贡山的黎明,晨光逐渐笼罩群峰。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12 呼叫热线:0886-3629331 服务邮箱:515312593@qq.com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86-3629331 1509681539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号:D-2015-007
ICP备案号:滇ICP备10003815号-1 滇公网安备:53332102000110号